图片 1

很多诗人在写这样的诗,在头条学习文化知识

每个诗人都要直面自己作品与自己内心情感的关系问题。你的诗句和你的心灵是什么关系,这是不能逃避的。只有发自内心、感动了自己的诗句,才会被读者接受。我们应努力去创作完成带体温、有血性、有激情、能感染读者的诗歌。要扭转风气,引导风尚,重要文学期刊、诗歌刊物应该起好带领和导向的作用。

到凌晨4点,《小草在歌唱》诞生了!它“是在塑造一个生命,一个有血有肉、敢笑敢骂、有愤怒有喜悦的活生生的生命,而不是在写那些横卧在稿纸上的押韵的字行”。看着眼前的诗行,雷抒雁想唱,想喊;想哭,又想笑。

这是一个穷文的时代,

产生共鸣,一则诗人写的有水平,二则读诗者必须有诗情,懂行。具有诗人情怀。不懂诗言,如何欣赏。不懂诗的人,咀嚼不出味道。

祁梦君

打开一期杂志,我们看到的诗,感觉雷同,语言近似,很多句子程式化、流行化。诗人写作的过程近乎原始记录,不动声色,更不动感情。把诗最根本的东西——打动人心的功能,彻底丢弃。只注重表现自我内心,而忽视普遍性、规律性的东西,主动疏离了与读者的勾连。大众对新诗的关注度降低,其责任在谁,不言而喻。

《小草在歌唱》,“带着诗人的悲愤、欢欣、意志、理念和情感,深入到生活的底层,唤醒了整个神州大地”,引起巨大社会反响,被形容为“重磅炸弹”,震撼着沉闷已久的诗坛,为中国诗歌打开了一个新局面,确立了新时代中国“政治抒情诗”这一诗歌美学的典范,成为新时期文学史上的诗歌名篇。有评论家认为它“是新现实主义的开篇”;有评论家认为它“是新时期军旅文学的先声之作”。大学将它收入课本,报考艺术院校的学生以它应试朗诵,一批又一批读者在它的熏陶下,树立起高尚的人生价值观。

所以,可得而知,不要用这样的提问来酸头条写诗的人。恐怕题主也不敢说不晃荡吧?

谈何共鸣?

  二是他们拒绝虚伪写作,提倡诗歌与社会的结合,反对生涩、故弄高深,把本来朴素的情感搞的扑朔迷离。他们都有着一颗纯净的心灵却一直被世俗所困扰,他们高喊着艺术无畏却一直在做着保卫艺术的斗争,而真正的诗歌又让他们痛感诗之无力。于是他们的笔端情不自禁地流露愁苦和悲伤,而就是这种悲伤和愁苦却散发了一种特殊的魅力。

作为诗人,要认真倾听人民的心声、社会的呼声,认真负责地对过去的一些不良现象进行批判、总结,担当起我们的责任。然后,以全新的姿态和面目走进新时代,赢得人民大众和广大读者的热情支持。人民和读者是不可以随意丢弃的。今天的人民需要什么样的诗歌,我们能为他们奉献出什么样的作品,是值得我们每一位诗人认真思考和面对的。只有把个人血脉的温热和人民、民族的历史现实紧紧联系在一起,我们的写作才是有意义的。

写诗译诗之外,雷抒雁也写散文随笔,在诗歌和散文两个园地里出此入彼。他永远都是诗人,即使在写散文的时候。他的散文大气典雅,哲思和美感交融,既凝练沉郁,又文采飞扬。他有多篇散文被选进全国高考和省、市中考语文试卷。

不必说民国初年,那些风流雅事频频见驻报端的诗人,到小靳庄赛诗会时人人都是诗人,日赋新诗三百篇,又或是“令人气闷的朦胧”。诗人逐渐们成为文化偶像,并掀起一轮又一轮的追星热。海子的自杀,把诗人崇拜推向高潮。上个世纪末,许多以后现代为名的诗歌行为艺术更是风生水起,好不热闹。到现如今的各种“创新体”,各种“卤奖”,文艺真的是复兴了,让人目不暇接。

我的拙见,诗人应该是在生活中最超强的梦幻,及丰富的生活阅历,若此才能够理解生活,少年强说愁滋味,为了写词,若无愁绪,怎能体验愁苦的痛,又如何描摹出悲凉的诗情。

  当前国内一些诗歌媒介在选稿的立场上已经远远偏离了诗歌的本质,他们似乎看重的是另外一种无形的东西,综观近年来《星星》、《绿风》等专业刊物所发稿件来看,这种人为操作的痕迹屡见不鲜,一些写作者已经把写作当作一种向人卖弄的技巧而招摇,一些诗歌编辑也已经把审编的责任用以换取个人利益的筹码。真正用心在写的人,那些真正代表时代精神,反映大众情绪的作品已经不多见了,随之出现的就是大家刚才看到那些无聊的、献媚式的呻吟。这就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诗歌现状和文学的绝境。诗歌的历史是伴随着人类的历史成长起来的,她的发展与人类的语言的发展有着紧密的联系。

我们的诗坛,要去掉圈子化、功利化、世俗化,营造良好的诗歌风气。编辑要真正认真看稿,不要因人发稿,而是真正挑选出优秀的诗作。特别是要多关注底层作者的作品。

《小草在歌唱》构思新颖独特,内容丰盈凝重,全篇采用虚实结合的艺术手法,采用类比、烘托、意象等艺术手段,以小草作为贯穿始终的线索,借助形象表现情感,用以象征人民和烈士,从而营造出浓烈的悲剧氛围。它一反之前政治主题诗简单、直白、浅显的唱诗班式的歌颂。在抒情层次上,它从小到大由远及近,从凄婉的诉说到激昂的控诉,从悲愤的呐喊到深情的歌颂,一步步引向情感高峰;在内容层面上,它不仅追忆英烈,更质问法律、良心、天理,反思全社会和“我”浑浑噩噩的“文革”生活,有批判有自审、有血性有情思、有正气有灵性;在诗篇结尾处,融入作者的理想和希望,呼吁社会正义,呼唤人性良知,体现出其心灵深处的裂变和觉醒,思想深刻、艺术饱满、精神内涵强大;美丽高洁的女英雄,在诗中化为光芒四射的夜明珠、光耀大地的启明星,更使诗篇兼具清新、含蓄、真挚、冷峻、深邃、刚劲之美。

要想明白这个道理,首先得明白什么叫满瓶不响,半瓶晃荡。

同样情况,理解能力有别,即是有好诗,也体验不出其中的滋味。

  今天参加这个大学诗学研讨我没有进行准备,本不打算说什么。但是,刚才听了几位朋友的发言,就想说几句。之所以想说,完全是因为对在座的同学们的负责和对诗歌当前现状的担忧而决定的。法国著名诗人密茨凯维支说:“诗人不仅要写,还要像自己写的那样去生活。”这是我今天送给同学们的第一句话。

现在很多诗的弊端是过于冷静客观以致冷酷,凸显智性却丢失了血性与热情,自动放弃了情感的巨大力量。这样的诗歌没有温度,像温吞水,让人读了感到麻木。很多诗人在写这样的诗,他们尽管在力求显现辨识度,读者却无法从中看到什么辨识度。

雷抒雁,始终以广阔的社会变革、政治进步、文化繁荣为创作背景,写出了许多优秀诗篇,让读者通过他的情感表达来认知时代变迁。在他的诗歌里,跳动着祖国的命脉,他的诗歌,构成了中国当代抒情诗极为重要的收获。人民永远尊崇自己的诗人。

不红穷汉贫女,红也不富。

再是,诗歌要有诗眼金句。每一首诗歌不一定句句都是金句,但是,每首诗歌中必须要有留给读者共鸣的诗句。比如艾青的诗歌,“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如果达到了这个境界的诗句,就一定会能引起读者的共鸣。

无知写作,当前诗歌创作的最大败笔

耐不住寂寞,没有沉潜之心,不能长期坚守自我,总是跟在潮流的后面,是无法写出好作品的。今天的诗坛,需要更多的沉思求索,需要崇高,需要引领,才能抵制那些无聊、自娱、泡沫、垃圾。

那时候,诗歌朗诵会在全国遍地开花,而必备节目就是《小草在歌唱》,很长一段时期里,只要拧开收音机,总能听到有人在朗诵《小草在歌唱》。

满瓶不响是指瓶里的水装满后就不会发出响声,指代那些有真才实学的人不屑于夸夸其谈。半瓶晃荡是说瓶里的水不满时就会发出声响,代指那些一知半解的人往往会以高谈阔论来证明自己的学识渊博这种现象。

舞者用汗水浇灌人生和风采。

  

其实还是有不少诗人在创作着感动自己也感动别人的作品。那些真正俯身于艰苦写作的诗人,我们要给予充分的重视和呵护。他们没有随波逐流,而是在逆流中坚挺着,因为他们知道,有魂在,有精神的支撑,诗才会有力量。

他要呼喊,他要控诉!是啊,在苏联作家的人文精神里,对待暴行,沉默就是犯罪!

就当今诗坛来说,满瓶不响是指那些诗歌写作的精英与高手,在诗歌写作方面那些元老级别人物和具有真才实学有一定成就的诗歌创作者。

图片 1

  公刘认为,诗歌在艺术技巧上不能再耽恋与华丽与精巧,那种玩弄文字游戏的写作其实是一种较底层次的东西,其目的就在于掩盖作者内心的空虚与知识不足。我认识一个叫(略去姓名)的人,说心里话,她的诗歌没有几个人能够看的懂,但却发了不少,甚至《星星》、《绿风》、《诗选刊》等一些国内大刊也发了,而且她还跟我说非上《诗刊》不行。今天在座的都是比较优秀的青年诗人,我相信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听了这话都觉得这人不是个搞写作的人,怎么看都象个铁匠。刚才你们也看了她的一些东西,我也听了大家对她那些作品的讨论,都很中肯。刚才惠子问我,诗歌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我们写作的目的是什么?我不知道在你们日本是怎样来回答这些问题的,说心里话,从刚才你们读的那个女人的作品中,我相信大家也许已经明白了什么。我个人认为,诗歌是启迪人类灵魂的语言,是能够拨动人们内心深处最隐秘的那根琴弦的一种倾诉,并且能够让它弹奏出尘世间最美的音符。因此,真正的写作应该是朴素的,最朴素的东西往往是最真实的。公刘先生的话说的最好,那种故意把诗搞的如猜谜一样的人,其实是为了掩饰他内心因无知所造成的文化缺位和想象贫乏的恐慌。就刚才大家所读到那几首作品,从内容到形式我们总觉得她的学问做的很好,但细细品读之余,你就会发现,那只是一种把文字进行游戏而实质没有任何必要的无关形象而已,其作者本人也未必能对她的作品进行可信的释义,也不可能作出合乎诗学的解释来。我把这种诗歌写作叫做“无知写作”。无知写作最大的特征就是作者本身知识的严重缺乏,对文学的基本理念仅有基本的接触,甚至根本就不懂什么是诗学。他们鄙视诗学的理论再造,反对诗歌创作的基本风格定义,其本身即不学无术,自恃强态,其创作的动机是为了写而写,并带有强烈的功利性(我说明一下,这种创作和功利性写作有着一定的联系,但它比功利性写作还要低级。起码,功利性写作者必须有一定的文学素养,而无知写作则是一种滥竽充数式的把戏而已),写作的特点是以生涩难懂的语言作框架,刻意寻找古怪的词语来强行填充诗歌的意象语境,不断追求文字无聊上的变素,根据表现内心的情感需要,随意地选择没有事件性关联的形象,“他们的诗往往细节清晰,整体散乱,诗中的形象只服从整体情绪的需要,不服从具体的、特定的环境和事件,所以跳跃感强、并列感也强,但这是种对诗歌情节性的轻视,也是作者缺乏对诗歌创作明朗化的理性思考,其作品的感染里力与语言渗透力是虚假的,也是缺少文化底蕴的一种最直接的表现。”(——公刘语)故弄玄虚,故作深沉,轻率而浮躁是刚才你们所看到作品的显著特点。如果说连她自己都无法释义的诗歌让读者去评判,这是不公平的,最终也只是文学历史长河中的“死胎”。

降低写作难度已经成了很多诗人的习惯性。他们写出来的作品,与普通读者写出来的作品,没有多大区别,那还要我们诗人做什么?平铺直叙、大白话、白开水的所谓诗充斥于报刊及微信平台,人人小感觉,处处有鸡汤,败坏的是大家的胃口。个人的思想感情与时代脱节,所写的诗与人民所想所盼无关,这是需要诗人们反思的。

气势如虹扑面而来,惊天地泣鬼神。

哗啦啦啦,又下雨了。官道上那么多人,除撑着一把油纸伞来回晃荡的老戴,其余打油的、卖豆腐的、补巴子的,造风箱的,爆米花的,等等等,一下子都成了湿人,我怎么还困在干岸上?

对类似的问题已经作答多次。自己对诗歌理论没多少研究,也不想千篇一律地谈什么抒情言志。仅就此问题简单谈一点看法。

  诗歌作为人类表情达意的主要形式,它直接反映的是作者内心最深的感受,而这种感受无论是从语言还是组织都形成了它传达的特殊展现方式,而这种方式是通过人的行为来实践的。

“雕琢的诗,或冷漠的诗,大约是缺一口气。现在我们的诗人,能写情歌的很多,能写国歌的找不到,我们现在就缺少大胸怀的大诗人。一个诗人应该是有思想的,他的诗应该更多的跟我们的国家、民族、人民的命运连在一起。

问:在当今诗坛,该如何理解“满瓶不响,半瓶咣当”这句话的含义?

诗,更是读者鲜少。

  同学们,中国诗歌在近一百年的发展进程中一直处在一种模仿之中,它在用了近一个世纪的时间由传统向现代汉语转变时却遇到了语言和文化的双重对抗,中国新诗像一个病入膏肓的女人,需要神医来拯救它,诗歌创作和诗学理论已没有了它应有的蓬勃生命之力,各种人等混杂其中,怀着各种目的的人对诗歌创作进行了掠夺性的侵占,诗歌艺术已经沦落为一种妓女艺术,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悲壮?我们不得而知。

他寄语读者和诗人,“诗人,应该是世界上最拥有仁爱之心的群落,应该是情感波展幅度最广阔的人群。”

古人自认学识浅,从来无人自封“官”。

不!

  我们的生活里不能没有诗歌,诗歌也离不开那些喜欢他的人们。我们写诗的人首先应该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有品位的人,应该真实地生活,像小草一样地活着。这样,我们才能感受到生活的魅力,感受到艺术的无穷魅力。诗坛破落不等于诗歌破落,也许我们无法也无须拯救诗坛,但,我们应当拯救我们自己,拯救诗歌已入膏肓的躯体,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应当坚持并传承的永远的义务!

在市场经济狂潮中,文学边缘化,诗歌更是被世俗化、功利化、欲望化的潮汐湮没,加上它自身的口水化、恶俗化和自我抚摸,越来越多的诗歌不再创造和传播美,反而以审丑取代审美,而诗歌界的中西、雅俗、新旧之争又纷纭杂沓莫衷一是,更让人们对诗歌的审美难以达成共识,诗坛呈现出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的景象,诗歌沦入十分尴尬的境地。“遍地都是写诗的人,但诗人却不见了”,评论家感叹。

余秀华的作品岂不是啥都不是了吗?

其次,诗歌要表达出作者的观点。观点一定是基于自我的价值判断,这是最难形成的。要形成自我的观点,唯一的办法是深度阅读、深度思考,要多我们的优秀传统文化进行深入的阅读和思考,要对盛唐晚唐宋明清民国新中国这七个时期中的每个时期选择优美的诗歌进行阅读,如果能上溯至诗经楚辞,并读南北朝的诗歌,对写出好的诗歌会更有益处。

  

《诗经》,作为中国诗歌根基和文学源头之一,受到中华民族近乎膜拜的尊崇。然而,在经、传、注、疏的解读下,它变得越来越深奥和神圣,经过宋朱熹、元汤显祖、明徐光启、清陈启源等大儒们注解后,更俨然成为儒家经典。历朝历代的《诗经》研究都受到或多或少政治和道德观的影响,甚至连五·四时期的闻一多都认为它是一部淫书,是统治阶级用来欺骗人的工具。新中国成立后,意识形态领域更是把它阶级化政治化。

诗吗,本身就人们浓缩生活,情感,灵感,工作,自然风雨顿悟的产物,含有一定哲理,能表达清楚,使读者领悟,受教,就不失是好诗。

二,诗人的家国情怀,不但决定了诗歌的生命力,更能融动读者产生情感上的共鸣。

大凡有成就的诗人,即便他们的个性气质截然不同,但都具有悲天悯人的家国情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们喜乐着人民大众的喜乐,忧伤着万千百姓的忧伤。“功夫在诗外”,正因为他们和人民大众融为一体,所以才能与读者产生情感上的共鸣。

如杜甫,他和劳动人民打成一片,亲身体验了人民的疾苦和悲惨遭遇。他以饱蘸浓墨的笔融,把忧国忧民的满腔悲愤融了他的诗中,使人读后,感同身受。

综上所述,诗歌能和读者产生共鸣,乃情感也。

共鸣是至少2个及以上的个体相互产生的,我认为一首诗歌,要引起读者的共鸣,需要三个方面:

第一是创作本身。也就是作品本身要好,内容,结构,逻辑,思维,都有内涵,有境界,不是打油诗,也不是随意乱填词。

第二是思想意识。诗歌是在一定的意境和灵感之下创作的,反映一定的事情、人物、环境,心情、情感等,这个必须要有表达。

第三是互动交流。诗人需要表达,读者需要理解,如果一首诗比较晦涩,读者难以读懂,那这首诗也只能说作者“孤芳自赏”。

看到这个问题,作为非常喜欢读诗写诗的我,很想谈一下自己的观点。

第一点:

我觉得诗歌就像人一样,要讲究,要认真对待,字字珠玑就如一个靓丽的女子,拖拖拉拉就如一位不修边幅的妇女。给人的那份清爽和舒畅就在字里行间。  

首先写诗先不说前奏,也就是构思时间的长短,也可以说是灵感到来、提笔成章之前的那一刻。在不同的状态下,有的需要几天,有的需要几分钟,每首诗都不相同。但是作品一旦落成,应该认真的读与思考。看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是否与主题相符;看句子够不够新颖,够不过流畅;看结构是不是符合常人思维逻辑;哪怕有一句改动,也要重读一遍。有的时候,修改比创作的时间还要长。  

诗歌不像散文、小说,有优美的语言或奇异的情节就行。诗歌要字字珠玑,不论古诗还是现代诗,多一个字都不要,从上到下都是亮丽的,标题、格式、标点,这些看似不太重要的东西,也影响着诗歌的美。无论哪一个细节出现瑕疵,都会给整首诗打折扣。诗歌的深度和广度是无止境的。我也不是以一个高人的姿态说三道四,我只是想说,我会很认真的对待写诗这件事情。

第二点:

写诗要追随自己的内心、用自己真实的感觉去写,那份真实的情感才会动人心弦。这样是诗才会有灵魂,才会百读不厌而历久弥香。

当写完一首诗时,最好不要去找别人修改。因为别人不能准确的掌握你想要表达的主旨,别人和你的心情、思绪、情感、心怀都不一样,就算可以从阅读中感觉出一些,但是,因为生发的时间、状态、心情等等不同,也会有微妙的变化,不可能完全相同。所以,即便是修改了几个字,也会与你的初衷有所偏差。

举个例子:我有一位朋友,他黎明写出来的诗,让我看了,有了第一印象。到了中午又给我看了别人给他改过的诗。他问我,改后的诗是不是比没改的好。我说,看起来没有多大出入,但是没有了原始的味道,少了那种晨曦的朦胧感,少了那种清冷的涩涩的意境。他说,的确是这样,还是保持原诗吧。

所以,我写诗都是自己修改,会跳出诗来,以一个陌生人的角度去读,看能不能顺着诗意的走向而明了,能不能打动自己。哪怕是很微小的感触,也应该是自己想要表达的情绪或者主旨。如果当时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我会放一放,隔天再去品味,看是不是依然能够打动我,是不是还可以再强烈一些,如果是,它便有了生命。这时,我才会拿出来分享,听听其他人的意见,看有多少是自己没有想到的,共鸣点在哪里,欠缺又在哪里。  

隔一段时间,我就会重读以前的某些作品。再次读起,依然会让我想到这首诗想要表达的每一个细微的思绪,那种感触,一如当初。如果有不妥贴的地方,仍然会修改。我希望我的诗是有灵魂的。  

说到灵魂,再举个例子。我先后读过一位朋友的同一首诗。第一次读的时候,我的泪水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给了我很深的印象。时隔一年我再次读起,泪水依然流淌。为此,我记住了那首诗的作者,并就那首诗写了一篇随笔《诗魂永驻》。那首诗的灵魂一直在那里,那种不期而遇的感动是情不自禁的,没有预演,结果却是一样。这样的诗才能够让读者产生共鸣,这样的诗才有生命力。

第三点:

明确自己的诗观,写出自己的风格。我的诗观是:诗是心灵的自白书。我的风格是:冷抒情。我找了好久,才与它们不期而遇。

个人感觉写诗不需要太多的技巧,也不需要华丽的词藻,只要按照自己的心性去写、用自己喜欢表达的方式去写就可以,因为这才是不做作、不矫情、来自心底的声音,也只有这样的声音,才会与读者的心灵撞击、感同身受,才会有如饮甘洌的清甜。  

也许我和其他人的写法、看法有些出入,或者说观点也有不同,但是我们写诗的宗旨或者说目的应该是一样的:每位作者希望自己的诗作是精致的,而不是粗糙的;能够让人与诗中的情感产生共鸣,而不是孤芳自赏自娱自乐;能够给人留下美好的印象或有所启发,而不是夸夸其谈转眼成过眼烟云……

以上只是个人对诗歌如何让读者产生共鸣的一点浅谈,晓霏愿与众位诗友互相交流,取长补短!

诗歌如何让读者产生共鸣?是个不现实的问题,现实的中的共鸣是跟风起哄,诸如明星大腕代言保健品,振臂一呼“头不疼了,眼不花了,走路也有力气了”,然后大家跟风抢购,这就是是现实中的共鸣。

已故诗歌作者海子,15岁考入北京大学,从1982年到1989,海子创作了200万字的诗歌,出版了《土地》、《海子的诗》等4本诗集,1989年3月26日在山海关卧轨自杀,2001年4月28日荣获中国最高文学奖之一——人民文学诗歌奖。朱大可——海子的死意味着海子从诗歌艺术向行动艺术的飞跃。姜冰——每一次阅读都会刺疼我们干涸已久的瞳孔。严杰夫——要么向现实妥协而成为精神死去的人,要么永远不低头,仍成为肉体死去但精神不死的一柱光芒。海子寻求的共鸣代价高不可攀,但生前潦倒不堪,死后光芒四射。这个代价我们付不起,付起了也不一定石破天惊,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自信。

浅显直白的作品是生活化的文学艺术,朋友、家人、老师、弟子视为平常,陌生人根本不知道你是谁,他们靠颜值和人情下定论,权威是后知后觉的公平公正。

深奥莫测之于李敖,当面对人讲“我的前卫就是我的锤子,我的后台就是我的脊梁”。事后被人提醒,你被李敖不带脏字把你骂了,这时候的恍然大悟能算共鸣呢还是算语言文学的胜利呢?

陕西民歌。老百姓自己唱着玩的。“哥是天上一尾龙,妹是地上花儿红。龙不翻身不下雨,雨不打花花不红”。老百姓甚至可能是文盲的水平,就能够把诗歌艺术玩的这么顺溜,再说不能共鸣就是自己的问题了。

最近本人习作了一首诗歌体,没有琢磨修改一稿成的,这就是所谓的作者沉醉在诗中,读者欢乐在歌外吧。拙作附下:

《李白的月亮》

李白写了一首诗

又给我家寄来一个月亮

儿子站在窗前

我在院中仰望

老爷子在阳台赞叹

那是

李白的月亮

李白的月亮~诗~书,儿子~少年,我~中年人,老爷子~老年人(这是原文的注解)

这首诗的中心意思是对不同年龄段的人对读书的态度,少年仅能从缝隙中窥见一点皮毛,中年时方悔读书迟进而用功去学习,老年人是以欣赏的态度读书,进而去把玩体会。

总而言之,共鸣这东西就如两个人隔着一层薄薄的窗纸,无论彼此先后是谁捅破它,是为共鸣产生。一直都不破那就从头再来吧。

  

雷抒雁一举成名天下知。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文学的鼎盛期,也是诗人的黄金期,当时,信封上只要写着雷抒雁三个字,就能准确地邮送到他手中。

李白杜甫白居易,诗王诗圣与诗仙。

有心、热心、发心、用心、专心、走心、连心、暖心、同心、动心……

  

结账却被他捷足先登,理由是:一个绅士不会让女士买单的,我是老师也不应该让学生买单。出餐厅时,他发现我随意穿着凉拖鞋,立刻疾言厉色批评,言辞之激烈,简直让我的自尊心受不了。我明白和感动于他的一片苦心。“非我而当者,吾师也”,他永远是我的严师、良师、尊师、恩师。

人类是命运共同体,各行各业都有差矩,如果都是满的就不用再去学习了,象李白、杜甫一样,相互欣赏,取长补短,水平相当,互相鼓励,此乃后人学习之典范!在头条最好的诗人应该多出一些教材,让后进赶先进,将中华美诗发扬广大,并不是去指责与羞辱那些刚刚起步的提笔者。诗的概念需要掌握格律、平仄、押韵、对偶等枝巧,对一些象我一样从来没写过诗的人来说,确实有些难,但是,你不迈出第一步永远与诗无缘。从走出第一步开始,诗就是你的伙伴,可以不断的研究和探索,最终热爱创作,与诗结缘。

谢邀!

  不知道大家注意没有注意到一种现象,现在的中国,没有比写诗更容易的事了,套用一句刚才那位戴眼镜小女孩的话就是,作家满街走,诗人多如狗。呵呵,如果有人现在站起来反对,我也能够理解,因为中国人最痞的不是地痞流氓,而是诗人作家。公刘先生说过一句粗话,“诗人简直和上公共厕所的人一样多,诗就不过是排泄物,人皆有之。”但是,说一句大不敬的话,我相信人是有猴子变来的,但我决不相信现在的猴子会变成人。所以,就有了我的第二句话,李白死了,老杜也死了,几千年过去了,诗歌还是诗歌,你就是你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