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使读者对彝族的历史文化,中国作协主席铁凝

“吉狄马加诗歌及当代彝族作家作品研讨会”12月7日在湖北武汉中南民族大学召开。湖北省作家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文坤斗,土家族作家、《民族文学》原主编叶梅,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会长汤晓青,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李修文,白族诗人、原云南省文联主席、作协主席晓雪,海南大学教授李鸿然,以及来自全国各地的诗人、学者90余人参与研讨。

5月18日晚,中国诗人吉狄马加荣获2017年度布加勒斯特城市诗歌奖。在此之前,吉狄马加也多次获得世界性的诗歌奖项,如2016年度欧洲诗歌与艺术荷马奖等。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开幕式图片 4启动仪式图片 5铁凝致辞图片 6铁凝与文学爱好者交流

中南民族大学校长李金林在致辞中指出:作为民族大学,传承创新各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的其中之义,该当之责。吉狄马加的诗歌不仅展现了彝族人民丰富的精神世界,拓展了中国当代诗歌的表现空间,同时也彰显了中华民族精神。

在中国当代汉语诗歌版图中,吉狄马加的诗歌是独具特色的。尤其是新时期以来,少数民族汉语诗歌的创作话语呈现多元化的形态,吉狄马加民族志式的诗歌创作,不仅在中国当代新诗发展史上独树一帜,也在近30年来中国多民族文学发展史中堪称一个代表性的范例。

如同邱婧在本文所显示的,彝族当代文学的发展历程可以视作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的缩影,从与民间文学的互文,到新时期的爆发,再到全球化语境中的打工文学、民族志式写作,彝族文学继承了本民族的诗性传统,但又结合了时代与社会发展所带来的新变,开创出双语文学的新格局,它内部在地域、语言、风格与文类上的多元化,同时也是中国文学的多样化。

8月12日,由中国作家协会少数民族文学委员会、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民族文学》杂志社、云南省作家协会共同主办,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文联、楚雄州作家协会协办的“楚雄州作家群”暨余继聪、段海珍作品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楚雄历史文化丰厚博大,民族文化丰富多彩,是文学创作的富矿,尤其是彝族文化独具艺术魅力,具有多样性、包容性、开放性等特质。其间彝族文化与中原文化长期交融发展,形成了独具风格的楚雄文学气象。出席此次会议的有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白庚胜,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叶梅,《民族文学》主编石一宁,云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范稳等领导专家。现摘取部分发言以飨读者。

皮鼓舞雄浑,月琴声幽雅,锅庄里的篝火在摇曳。凉山这块神秘的土地以其火热的激情欢迎诗人朋友们的到来。6月27日,由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诗刊社、四川省作协、凉山彝族自治州人民政府、西昌市人民政府等单位联合主办的2016年西昌邛海“丝绸之路”国际诗歌周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开幕。中国作协主席铁凝,四川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甘霖,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凉山彝族自治州州委书记林书成出席并致辞。开幕式由中国作协副主席、诗歌周组委会主任吉狄马加主持。此次诗歌周的讨论主题是“诗歌的地域性、民族性和世界性”,来自23个国家和地区的100余位诗人、翻译家、评论家齐聚一堂,共同见证这一活动的盛况。

李修文说,以吉狄马加为代表的许多彝族作家,从彝族的民族经验的个体生命体验进入创作,同时也以民族经验打通世界经验,以个体的生命体验打通集体体验。这充分证明了“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一美学观念,也证明了“个体的就是人类的”这一理念。

吉狄马加自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创作,在国际诗坛和中国诗坛颇有影响力,其创作实践根植于四川大凉山,是彝族新时期诗歌的先驱者。

——主持人刘大先

——编 者

铁凝在致辞中代表中国作协向来自世界各地的诗人朋友们致以诚挚的问候。她说,来到西昌,来到邛海,深深感到这是一个具有特殊的文化气质的诗意之地。这里是彝族的聚居区,是彝族文化的重要策源地。这里产生了很多彝族的诗人和歌手,他们是大小凉山的雄鹰和夜莺。从这里的大山深处,走出了很多有影响力的诗人,更重要的是,彝族的伟大史诗《勒俄特依》《玛姆特依》就诞生在这里。期待诗人朋友们感受到千百年来彝族先民留下的民族文化和诗歌文化,并用自己诗意的翅膀将中国伟大的诗歌和传统文化带回各自的故乡。

晓雪认为,吉狄马加的诗歌实现了民族化与现代化的结合,既具有民族的特点又具有人道主义精神。李鸿然说,吉狄马加对中国和世界诗歌的贡献,应当放在广阔的时空背景中观察。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耿占春肯定了吉狄马加诗歌的治疗作用,在感受性的意义上,在情感认同的意义上,吉狄马加和族群与人类共同命运有一种深刻的认同和分担。南开大学教授罗振亚认为,吉狄马加在三个层面提供了新的个人化的心智:以“我”为主体的记忆诗学建构、丰富意象系统中的“主题语象”打造和歌唱性的复原。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敬文东指出,以吉狄马加为代表的少数族裔,背靠自己的传统,给汉语诗歌写作带来了新的资源。

吉狄马加诗歌的思想内涵与彝族的古老传统密切相关。早在1986年,吉狄马加就在一次演讲中提及自己的文学主张:“我写诗,希望它具有彝人的感情和色彩。一个民族的诗人,如果没有进入他的民族感情世界的中心,他永远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

当代彝族文学创作的发展现状与展望

《天歌》的女性视角与爱情叙事

铁凝说,习近平总书记所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不仅是政治、经济的构想,而且是跨时代的文化构想。在“一带一路”的文化背景下,2016年西昌邛海“丝绸之路”国际诗歌周的举办,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世界是多极的,需要多元的公平发展,而诗歌在推动不同区域、不同民族的文化交流和对话中发挥的重要作用有目共睹。诗歌的价值在全球化背景下愈加突出,诗歌已然成为诗意的纽带,不同文化背景和语言的诗人通过诗歌这一人类共同的母语,得以进行跨文化、跨语言、跨民族、跨国别的诗意交流,并由此实现相互理解。

到目前为止,吉狄马加的诗歌已被翻译成40多种文字、90多种不同版本。有学者对这一现象进行了关注。

从这一点上来说,吉狄马加是一个真正的彝族诗人。在其早期创作中,吉狄马加将彝族的古老传说、史诗、日常习俗、地方性知识,与两个世纪以来的世界诗歌传统,通过巧妙的艺术重构方式,纳入当代中国转型期多重文化语境之中,作品呈现了彝族文学的杂糅之美。

邱婧

□包明德

围绕诗歌周的讨论主题,铁凝说,诗歌是地方的,又是民族的,诗歌更是世界的。每一个诗人都有自己的故乡,只有深深扎根于地方的生命血脉,不断汲取本民族文化和语言的营养,才能创造出来自于个人又超越个人的伟大诗篇。故乡和民族是诗人之根。彝族诗人自古尊重万物有灵,这在各地的自然生态遭受挑战的全球化语境下具有切实的意义。诗歌能够唤起人们的良知,唤醒人类相互信任的爱心。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说,诗歌是人类的文化共同体。诗人是民族的夜莺,诗人是世界的良知,诗人是文明的信使,诗人是和平的福音。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借用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的话来说,“没有诗的未来是不值得期待的”。今后,中国作协将进一步致力于国际性的诗歌活动,进一步推动不同区域的诗人之间的文化交流,进一步发挥桥梁和纽带的作用,推动世界诗歌的多元发展、和谐共存。

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学会副会长汤晓清回顾了彝族文学研究三十多年来的发展历程。彝族文学形成了一种良好的文化生态。作家、诗人、批评家、出版人、教育工作者、文化部门人才济济,研究和创作成果丰硕。

吉狄马加一方面是新时期彝族汉语诗歌书写的先驱者和开拓者,另一方面又担当了“民族诗人”的身份。从世界文学的视域下探讨吉狄马加的汉语新诗,他的知识背景十分值得关注。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在中国多民族文学的版图中,彝族文学是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彝族支系繁多,地处中国西南,广泛分布于中国的云南、四川、贵州、广西等地,后被统一认定族称为“彝族”。整体来看,当代彝族文学的发展历程是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的一个较为典型的缩影,也具有着多元化、多样性的创作特征。

彝族女作家段海珍的长篇小说《天歌》以阿吉独枝玛的成长经历及对爱情的追寻与向往为主要线索展开情节,构建结构,塑造了徐梅兰、徐梅莲、胡阿福、麦吉和卢天赐等鲜活形象,蕴含着作者对生命、故乡、变革、时代、信念、文化及情感的丰富体验和深刻思索,呈现给读者的是满眼风景与新异情愫,表现文化的自尊与自信。

吉狄马加在主持中谈到,我们相聚在这里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诗歌依然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发挥着不可被替代的作用,诗歌仍然是这个世界不同文明、不同国度、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进行交流的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正是因为诗歌的存在和延续,我们彼此的心灵才能如此的亲近。今天,诗人朋友们来到凉山,来到西昌,将会感受到彝族人民的热情和彝族文化的诗意。作为一个诗性的山地民族,彝族人无论在文字意义上的表达,还是在口头生活中的表达,都使用的是诗歌的形式。这座美丽的城市将见证不同文化之间的诗意交流,以及这种交流所产生的巨大的积极作用。正因为不同特质文化的交流,才会使这座古老的城市充满着创造力。

吉狄马加说,一个民族的文化历史传统对诗人至关重要,他的诗歌具有三个源头:整体的中华文化,彝族的诗歌传统,以及一切优秀人类文明的影响。诗歌一定要有个人经验,但必须把个人经验变成公共经验。中国作为诗歌大国,要有自己的文化话语权和世界话语权,应该积极发展国际性的诗歌盛会。

吉狄马加曾接受过外国现代诗歌的滋养。他曾坦陈自己对于西方及拉美诗歌的学习与接受。在他的诗歌创作中,呈现了地理空间延展的特质——从彝族特定的地理空间到世界上其他民族、地域的延展。这使得他被世界诗坛所接纳,从而获得国际性的赞誉。

一, 诗性传统与当代彝族文学的开端

这部作品体现出较高的审美追求和清晰的价值指向。就求真的知识层面来看,从风景到风俗,从婚丧嫁娶的仪轨,到宗教伦理的旨趣,较之一般的史志,使读者对彝族的历史文化,能得到更丰富、更形象、更情景化的感知。同时,体现了鲜明的地域和民族特色。

开幕式上,铁凝、吉狄马加、甘霖、阿来、邹瑾、林书成、叶延滨、阿涛·贝赫拉姆格鲁、弗兰克·斯图尔特等共同启动了“丝绸之路”国际诗歌周。

在早期诗作《古老的土地》中,吉狄马加抒发了对世界性的思考:“世上不知有多少这样古老的土地/我仿佛看见成群的印第安人/在南美的草原上追逐鹿群……”紧随其后的是“黑人兄弟”“埃塞俄比亚”“顿河”和“哥萨克人”,诗人几乎涉及到了所有古老的原著民族,对种族、土地、集体经验、生存方式各种因素都做出了详细的关照。他不仅仅局限于自己的民族,而是顺着文化共通性的原则,展现了诗歌所表达的悲悯、博爱、崇高的精神,在这种诗性的建构中,显示出超越种族和国家的人文关怀。

作为具有深厚的诗歌传统的少数民族之一,彝族文化和文献的传统书写均为诗歌形式的韵文诗体,其史诗文学以口头形式和书面形式并存,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进程中,也形成了其特有的格律样式,如著名的彝族创世史诗《勒俄特依》,通篇用格律诗和对仗形式表述了彝族特有的自然观念下的创世神话、英雄叙事与生态美学。

作品的第一章是全篇的总序,对题旨进行了诗化的宣示,“我经历了一场惊涛骇浪的爱情。”“我的生命就像一个燃烧的火炉,革命的理想和信念就好比炉子里的火炭,爱情就像生命中发出的光热和美好。”这种刻骨铭心的依恋和坚守,渗透在过往岁月的一呼一念、一言一行中,贯穿全篇,直到老去。阿吉独枝玛真切的情感表达,美丽动感的抒情意象,直达人们心灵的深处,生成感染与激奋的力量。在这里,彝族诗人吉狄马加的诗句很是扣合:“我在她的身上和灵魂里/第一次感受到了/那超越了一切种族的、属于人类最崇高的情感。”

开幕当天举行了两场主题论坛,近20位中外诗人从不同角度对“诗歌的地域性、民族性和世界性”这一话题展开热烈讨论。大家谈到,诗歌创作起源于对个人性、地域性、民族性的辨认,但优秀的诗歌作品总是不自觉地体现出对于普遍性、人类性、世界性的追求。如何在创作中平衡好两者的关系,是每一个诗人都要面对的课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